欢迎进入欧洲杯淘汰赛对阵规则-Welcome
全国服务热线: 400-0542933
联系方式

联系人:刘经理

手机:400-0542933

邮箱:9753178@qq.com

福建:八闽第一路――泉厦高速公路(图)

时间:2021-06-08 00:54

  “蜀道难,闽道更比蜀道难。”交通的闭塞,让福建一次次与发展机遇失之交臂。这一状况在1997年发生了改变――当年,被称为“八闽第一路”的泉厦高速公路正式通车,福建的“八山一水一分田”间,终于有了第一条快速通道,而它也成为福建改革开放的形象线、经济发展的命脉线、人民群众的致富线年不曾放弃的坚持

  《经济日报》曾经在报道中引用这样一个事例:福建某地在招商引资时不敢直接把客人带到当地,而是先将客人带到福州热情接待,到了深夜客人酩酊大醉、分不清东西南北时,才让客人一路睡到当地,并抓紧在第二天签合同。这样,即使客人打道回府时,见到九曲十八弯的狭窄山道和路边深不见底的悬崖也来不及后悔了。

  这个故事听起来像笑话,但视八闽道路为畏途却是当时人的共同感受。如何改变路难行,成为福建重点研究的课题。

  早在1982年,全国还没有一条高速公路时,福建就把修建高速公路的设想摆上了议事日程,但这个想法在当时显得太超前了。

  1984年,国内开始启动高速公路建设。福建搭上顺风车,马上进行前期研究,报告很快出来了:仅修建80余公里的泉厦高速公路,需要20多亿元的投资。这笔巨额资金,再度挡住了福建修建高速公路的步伐。一耽搁,又是5年。

  1989年,福厦高速公路被交通部列为“八五”期间第一批公路建设重点项目。鉴于建设福厦全线高速公路投资巨大,在当时的经济条件下难以实现,福建省政府1990年作出先建设泉州至厦门段四车道高速公路的决定,泉厦高速公路正式进入立项阶段。

  1994年,泉厦高速公路全线破土动工。尽管遗憾地错失全国第一,但在13年的坚守中,八闽大地交通闭塞的局面终于迎来了打破的一天。

  根据国内经验,高速公路是用钱“堆”出来的:一般平原微丘区每公里造价当时为2000万元左右,山区每公里造价3000万元左右。

  这样的造价,在当时的经济条件下几乎是“天价”。更可怕的是,由于福建地质结构复杂,修路必须穿山过海、凿隧架桥,泉厦高速公路的造价还不止如此,平均造价竟要约3500万元!

  怎么解决钱的问题?全部向国家要钱的老方法已经行不通,多渠道融资成为出路:向世界银行贷款,同时向国内银行贷款,在此基础上采取“老路收费支持建设高速路”的思路,加上得到交通部、省财政厅、省交通厅和能交基金的投入,27.8亿元的工程概算要求,也就有了保证。

  值得一提的是,向世行贷款是个艰难的过程,在福建省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中也是首创。1989年,项目提出向世行贷款的请求,并被列入国家备选项目。从1990年2月开始,世行贷款程序经过了项目筛选、项目调查、项目鉴别、项目准备(两次)、项目预评估、项目评估和项目谈判共计八个阶段,在历时4年的艰苦工作后,项目终于在1994年争取到1.4亿美元的贷款。

  1995年,福建省委、省政府为筹集到更多建设资金,果断走出“一路一公司”的体制创新路子:按照统一规划、统一设计、统一质量、统一运营的要求,分段筹资、分段建设、分段收益。在泉厦高速公路建设时,泉州凭借发达的私营经济,发售的高速公路建设债券短短几天就被认购一空。泉厦高速公路通车后,省政府作出以其资产为主体进行改制上市的决定,2001年初成功发行上市2亿A股,筹集了近13亿元资金,置换出几十亿元的资本金,迅速投放到其他路段建设,实现资金的良好滚动发展。

  泉厦高速公路起点泉州西福,终点厦门官林头,全线亩,拆迁各类房屋等建筑物156861多平方米。这在当时重点项目不多的情况下,是一个点多、线长、面广的拆迁大工程,可以想像当时的拆迁难度有多大。然而,这在现在看来较为艰难的一个环节,在当时却得到异常的拥护。

  许多事例,至今仍让人感动不已:晋江池店一位老村委主任李谋生得悉高速公路将从自家机砖厂通过,流着泪把倾注多年心血的三孔窑炸掉,损失20多万元;南安康龙农场需拆迁31户住房和一所小学,干部、群众多方支持,筹措70多万元盖了新小学,各家拆迁、清理任务在2个月内就完成;晋江安海镇内曾村仅100户人家,因工程更改需要增设服务区得拆迁31户,村里小组长曾国才带头把自家300平方米的新房拆掉,带动其他拆迁户行动起来;市区西福村青年魏福添,因国道324线拓宽房子被拆,刚在回迁地盖好楼房准备结婚,不料高速公路又需动迁他的新房,他与对象商量,说服家长,推迟婚期,把装修一新的爱巢拆了……

  曾于1993年3月发表了《顾全大局的泉州人》评论,对泉州人无私奉献泉厦高速公路建设的精神予以高度赞扬和肯定。事实上,不仅在泉州段,欧洲杯,在厦门段,很多类似感人的故事,同样成为流传佳线公里试验段为建设投石问路

  6层楼高的软土如何压实让车辆安全通行?在路桥结合处如何施工才不会有跳车的毛病?没有修建高速公路经验的福建,在完成征迁工作后,还有许多难题必须攻克。

  尽管泉厦高速公路处于地势较为平坦开阔的福建东南沿海地区,但项目所在地是典型的海相沉积平原,软基地段长,最厚的有18米,相当于6层楼的高度。其中有些软基路段,土质复杂,浸水后能长期保水,碾压时像压“弹簧”,不易压实,必须特殊处理才能让汽车走上去时不会沉陷。同时,项目沿线河流沟渠纵横交错、微丘密布,沿线不得不架设众多构造物,仅大、中、小桥就有71座。

  没有经验,福建只好自己摸索。为此,泉厦高速公路选出2.7公里软基试验段,作为整条高速公路先行开工的路段。整个试验段共埋设9个观测断面,采用了当时常用的软基处理方法进行试验,如换土、袋装砂井、普通塑料排水板、大通量塑料排水板、水泥粉喷桩、超载填土预压等,希望通过多种方法同时试验,选择出最佳的施工方案。试验段建设于1992年11月26日启动,比泉厦高速公路全线开工时间提前一年半,为的就是有足够的时间进行预压减少工后沉降并保证路堤稳定的试验,以搜集到足够的可靠的数据来指导泉厦高速公路全线的软基处理。

  试验段成功与否,关系到整条高速公路的建设进程,关系到所有建设者的信心。正因为太关键了,所以试验期间,很多建设者都是在忐忑不安中度过的。当9个观测断面提供了理想的试验结果后,很多人兴奋得夜不成寐。

  除了软基的试验,项目还通过对桥头路基沉降、高液限、高塑性指数、高含水量黏土等进行专项课题研究,把桥头跳车、不良土质路基填注等技术难题,较好地解决在了泉厦高速公路试验段建设期间。

  2.7公里试验段投石问路的成功,为泉厦高速公路的全线日,项目全线开工建设。

  对于我省第一条高速公路,当时的人们有着很大的期待,都希望这条高速公路能尽快建成通车。因此,在保证质量和安全的前提下,项目有了新的任务:提前通车。这无疑是个巨大的挑战,除了夜以继日地加班和开山辟地地建设,建设者们还必须研究缩短工期的方法。

  沉洲特大桥是项目施工难度最大的重点控制性工程之一,也成为缩短工期的重大突破口。跨越晋江入海口处,沉洲特大桥下地质构造复杂,加上主河槽宽约320米,最大潮差4.5米,属赶潮河道,施工难度就更大了。为了赶在汛期前合龙,业主、施工单位、监理单位周密研究,找到了两个着力点:一是重点突破5号桥墩,除了举行劳动竞赛、加强施工队伍力量外,还积极争取到具有下水施工经验的航务工程部门的支援;二是在500米主桥悬浇施工中,在原有北岸6对、南岸2对架式“挂篮”的基础上,增加6套悬臂“挂篮”,从而使原本需要12天的循环作业,变成一次性完成。最终,沉洲特大桥于1996年12月全桥合龙,比计划工期提前了192天。

  汗水挥洒了42个月后,1997年12月15日,泉厦高速公路全线通车,比原计划提前了整整半年,并于同年12月20日正式投入运营。建成后的泉厦高速公路,主线公里,双向四车道,设计行车速度120公里/小时。全线共设泉州、晋江、水头、马巷、同安、厦门六处互通立交,并在朴里设一处综合服务区,有较为完善的收费、监控、照明、安全等交通工程设施。另外,全线公里和田厝至集美连接线公里。

  交工验收委员会评定,全线分,工程质量等级优良,达到了省委、省政府“高质量、高标准”的要求,整个工程充分展现了福建交通现代化的风貌。世行驻泉厦高速公路项目经理尼尔森曾这样说:“泉厦段的质量是世行在中国贷款的高速公路项目中最好的……以路面均方差来说,福建省最初为1点多,现在只有0.6至0.5,路面是一条比一条平整,大大低于国家制定的1.8标准。”

  从那时起,泉州人民只要驶入泉厦高速公路“第一大门”――西福收费站广场进口车道,只需6秒钟,就会得到一张电脑打印的记录驶入站站名和车型的卡,随后就可以在高速公路上自由驰骋。

  泉厦高速公路的建成,不仅是泉州第一条高速公路,也是福建公路交通发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它实现了福建高速公路“零”的突破,圆了福建人的“高速”梦。高速路开通后,从路上流过的不仅仅是人流物流,还有商业流、金融流、信息流、文化流。项目指挥部一负责人曾算过一笔账:总投资27.8亿元的泉厦高速公路,1999年日均收入47万元,全年节省汽油572万升,节省行车时间1400多万小时,车流量1028万辆次……这些数字每年都在飙升,每年都在给人惊喜。更重要的是,这条路加速了沿线经济带的崛起,每个出口都成为外商的投资热土。

  为迎合经济发展的需求,运营了十年的泉厦高速公路去年进入拓宽阶段,拟按双向八车道进行扩建。泉三高速公路泉州――永春段今年也将通车。另外,今年,泉州又新开工4个高速路项目,未来十年,泉州还将再建8条高速路,泉州县县通高速的梦想将逐渐实现。加上厦漳、福泉、罗宁、罗长、福宁、漳诏、漳龙、京福等高速路相继建成,我们不难预见,一个现代化的高速路网将在福建形成,为福建经济的进一步腾飞创造良好的条件。